祂說秋仙太招搖,愛惹花拈草,活脫是源氏物語中甦生的『光源氏』。
他撩撥秋季花草,挑逗鋪陳群山的楓,使她們全羞煞酡紅了雙頰;
他戲弄河邊蔓生的蘆荻,每一走過,她們就招展搖曳不盈一握的纖細腰枝。
他走過林間,樹葉發出銷魂蝕骨的震顫呻吟;
他揚過水沃,吹皺了秋水,直催人思念紅顏老……

「那春天呢?『大地回春』如此重要的時節怎可輕易略過?」我不放棄地追問。
祂說春神城府太深,他不僅風姿翩翩不遜色於秋仙
比起玩弄人心的手段,春神更是技高一籌。
「春神心機深?」
這我倒是初次聽聞。
人們歌頌他,恭迎他;他代表希望,象徵復甦;怎麼我也無法將春天跟「狡詐」二字兜在一起!
「太多人對春神歌功頌德,賦與過多不切實際的想望,所以他得以玩弄人們於股掌之間。」
「君不見人們對山林的侵略,對大地的斧鑿,對生物的淩虐,
以及人們彼此之間無間歇地猜忌算計──
正因為人們寄託著:『冬天再苦,春天終會來到;
大地再瘠枯,春意一灑便又還其一派活潑潑生機。』」
「這樣的想法並沒有錯啊!」
如果不是這樣的想法支撐,人類很難開創出此一『美麗新世界』。
「那是因為人們永遠只看到表相!」
祂倏然打斷我的話。
「的確,春神造訪人間時他鋪就打造了一派昂然生意,
但真正在死撐苦熬卻是大地的使者──
那百花,那千草,那重山疊巒,那汪洋瀲灩……
至於春神,他只消勾勾手指頭,就坐享眾星爭拱成為人們膜拜敬仰的希望天神──對其它神祗未免太過不公平!
」他說得條條是道,我險些被他說服。
「但世界的確因為春神而益愈蓬勃美好。」
我只好低聲嘀咕。
「你錯了!世界從來不曾改變絲毫半分──至少不是依照人們期望的樣子。」
韓胥黎扶著他同樣體虛病弱的妻子,爆發出這一句悚動人心的話語。
「依照自己意願去開天闢地或許是則美麗動人的神話
但你我比誰都更清楚後果是什麼。」
他語重心長地說。
我否認不了這位天才的論調。
因為早早我拜讀過他對二十一世紀文明生活的預言書;
書中所有前瞻遠見及深憂遠慮之相符於現世的震撼至今仍激盪我的心。

「所以這就是人類咎由自取的結果──一年只剩二季?」
我不禁歎息。
「別沮喪,夏、冬過渡時期還有曖昧不明的『渾沌之神』,負責接管職掌
人們最愛灰色地帶,不清半明──至少我個人如此!」
祂說祂最近常跟李前總統登輝先生一起打太極拳,是他教授了祂這套四兩撥千金。
「你將春、秋二季自人間驅逐,那他們該往何處?」
我向來不苟同政客們的觀點,對祂不禁有些嗤之以鼻。
「別擔心,騎士精神永遠不死!」
粗啞的聲音自我身後響起──
「看今天大陸仍遵循我的遺志跟假想的可惡敵人作戰的氣焰便可窺見一斑。」
天啊!
原來『共產主義』來自唐吉軻德的遺毒!
我瞪著眼前這位身披戰甲,手持木劍的的中古世紀武士,暗自忖度。

「他說的沒錯。雖然我抽除了春、秋二季,但你們
人類不是最擅長對失去的強拉執留嗎?
擁有在手時不懂珍惜把握,遠走難回首時才想挽回補救──
正因如此,春神、秋仙才在你們心中益發顯得可愛,否則你也不會特地到此興師問罪了吧!」
我想祂說的半點不假,我們的確常在失去後才開始正視擁有時的可貴。
「我明白是我們不好,不懂珍惜眼前擁有。可否請你讓大地恢復正常,讓四季遞嬗如往?」我只得低聲下氣請求。
「我想沒這個必要!你們不是
最強調眼前實際功效嗎?
我如今決定將春夏秋冬四神祗濃縮而為二,
既可省卻你們等待的時間,又可裁減冗官尸位素餐的浮濫,豈不美哉!」
「不!對我們而言,四季等同重要:酷暑固然難耐,深冬或許難熬
但是穿插交替其間的春、秋二季卻給了我們期待的動力──我們不要曖味不清、渾沌難明的四季綜合體!
生命少了等待就失去了獲得的歡喜!」
「儘管你這麼說我也無能為力,畢竟造成這般境地終究還是你們自己;我不過為此一僵局尋一權宜之計──你知道,世事本來就不能盡如己意。

這是啥撈什子神祇,講話口氣像極了人間政客們聲東擊西,言不及義!
(而且還瘋狂地押韻!)

林肯總統自陰暗長廊走來,瘦削的雙頰依舊佈滿四個二十又七年的陰騭;
孫中山先生的飄逸身形也佔據了我眼界。
這些曾經國憂民的首相都只能憂愀地盯著我,相顧無言。

我沒有他們那樣仁民愛物的胸襟,我的懷廓亦容不下匡濟全民福祉的理想;
我只是個欲信手拈來四季風情的墨客,為了尋春影秋跡而上窮碧落下黃泉。
如果我描摹不出春的丰韻,秋的清洌,『四時記趣』將陷於左支右絀之不濟!
惴想著,眼前這許多張面孔越來越模糊不清……
我伸出雙手,試圖抓住三月春櫻,琢磨捕捉幾許秋霜虛清──
終究什麼也掌握不了……

一股寒意沁入被衾,我於是輾醒。
一起身,冬已走到極致
,風刮得如此淒冷!
一凝神,瞅到牆上一副榴火燃燒

一抬眼,桌上不識字清風恰好翻至一頁春櫻漫舞
──
一回顧,秋楓正貪酌秋霜
而酡紅頰畔
哈!這不正是
四時齊聚!

我忙抓起筆洋洋灑灑成篇四季隨筆──
原來我就是自己的司節氣主宰,四季感懷何如全在於一心而已!

 

 

Always~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