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封信是來自東京的Jessamine
來信的聽眾說自己小學五年級時曾跟另外三位好友一起交換日記
但是那本藏有四人秘密的日記卻不知怎的弄不見了
後來驚覺
犯人竟是自己!!!
對於自己的無心之過造成溝通友情的交換日記中斷
有請神父指引~ 

Jun說把日記弄丟無所謂反正都找著了,
就以此為契機,再次四人來個「相見歡」──
感動的重逢~
其它三人應該不會再為這種陳年往事生氣。
然後Jun
壓低聲音追加了:
「多年不見的喜相逢,唯獨少了一個人……」
自己OS
『有點像恐怖電影會上演的情節~』
(這孩子講鬼故事的功力是一流的!
)
結論就是──
失而復得的日記是啟動與昔日友人再續前緣的肇機──

第二封信來自兵庫縣,十七歲的蓮
這位聽眾表示自己在一年前
遭前男友不忠出軌還被甩了
一直覺得很不甘心,前一陣子終於忍不住帶著親戚的小孩去找他,並對他說:
「你是孩子的父親!」
前男友立刻僵在原地,擺出世界末日來臨一般絕望的神情…!
她想著:『我會不會做得太過火了…』
因此想要藉此懺悔~~~

たっつ:「真是令我一瞬間血液凝結吶!」
Jun原來如此,祭出最後王牌啊!以男人的立場而言,這等於是遭判無期徒刑了!」
兩人雜然相許紛紛地說:
これは悪ですねぇ~これこそ本当に懺悔ですねぇ、まさに。
但是Jun又接著說:「不過她的男友移情別戀,受到這種程度的報應也是應得的啦!」 
(果然還是要以『女性向』發言)

接著Jun又把矛頭指向たっつ
,問他有無類似經驗
(每次都要上演地欺負後輩記~
)
達央說自己
的確是有做過「為時已晚」的事情啦…
Jun立刻不懷好意地說:
「不用那麼老實回答也沒關係啦」
(把責任都推到たっつ身上,大概是怕被經紀人瞪~
)
たっつ:「我也嚇到自己竟然會承認哩!」
Jun
「這樣很好啊,如果是我的話,一定不會回答的~」
たっつ
:「太老實也是一種罪過啊……」
Jun
「不不不,你就朝這個方向成長發展比較好唷~」
(都把人家吃乾抹淨了才端出前輩風範……
)
Jun說:「不過,這位蓮同學,你可要對那個前男友說真話喔!
不然任他當真下去可就不得了!」
たっつ
:「如果這樣,那個前男友真是太可憐了!」
Jun
「說不定會輟學開始掙奶粉尿布錢了哩」
(那種負心漢才不會那麼有責任啦!
)
最後Jun還特別呼籲男性同胞們──
「為了不讓女孩子們對自己做這麼恐怖的復仇,男人們,要節制啦~!!」
たっつ在一旁附和連連──
(哈哈~心虛了厚!)

不過這次沒啥聽到たっつ超有『感染力』的狂笑聲
有點可惜~
物足りない感じ~
Jun撂了句俗語:
「李下不整冠;男人們不要四處『播種』才不會莫名其妙被認daddy~
アーメン~

哪一天我也想寫信去這個節目 
不過這把年紀了還扮「乙女」好像有點
*%)@$())_....
再者,我實在想不出來自己有啥事情可以懺悔的
戀聲癖?
同人女?
BL
瘋?
當漏狂?
好像都是些端不上檯面的事情吶~

 

創作者介紹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