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再度將「魔法遣いに大切なこと」翻出來

對著小山田雅美老師在回憶昔日戀人死去自己卻無能為力那幾幕場景
我的眼眶依舊攏聚了薄霧,不論看幾次都是一樣的情況……
不過因為我是戀聲癖,覺得它想表達的意象遠較動畫呈現出來地更多
私心認為這類型的題材更適合用drama表現
因為動畫反而會模糊了焦點,忽略它想傳達的意旨。
很多場景用monologue來表達會比較契合,
因為文字夠簡單卻又深刻細膩,很具聲役表達張力。

嗯……我得先自首,這麼受到劇情感動,
首要原因還是因為雅美的聲音是女王大人的關係,
但是故事本身的確有其扣人心弦之處,
加上愁愴的單弦吉它迴響環繞,還有精緻乾淨的配色,很容易地就牽動觀賞之人情緒跟著波動。
像是一抹淡淡的暖流,緩緩流過內心,跟自己的內裡發出絕美的奏鳴。

一般描寫魔法的動畫不是利用魔法來決鬥,就是在特效上無所不用其極地華麗演出,但是這部主線跟標題都是「魔法」的動畫,卻傳達一個相當重要的意旨──魔法只是個「工具」,重點是使用之人如何透過魔法替委託人完成心願。
而這也涉及了委託人如何正確表達自己的期望給魔法使者。也就是「心靈溝通交會」的重要意念。
這個概念不僅適用於魔法,放諸於現實生活也是舉目皆準,例如科技、國防、醫藥、基因工程……
女主角小夢具備了一般主角的特質:
開朗、勇往直前、trouble maker、歡笑散播泉源……
但她也有迷惘的時候;當她受委託人之託替對方將居住超過五十年的故居
恢復回五十年前的模樣,卻得知該房子當晚就付之一炬時,她產生了這麼個疑問:「我的魔法不好吧,所以高橋奶奶才會說:『早知道就不該委託這種魔法』!
小山田老師否認她的自責,並且要她忘掉接過的委託案。
她搶著回道:「這種事情我做不到,老師你太無情了!」
小山田老師落寞地說出魔法使者的「基本守則」:「依照委託者交待的去做,不涉入個人情感,這就是所謂的魔法使者。」
隨著吉它奏音的流洩,小夢哀愁地低嚷:「那樣未兔…太寂寞,那魔法到底算什麼我們又算什麼?」

明明是很脫離現實的題材
卻因為這些對話讓這部動畫貼近生活深入人心。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當然還是小山田在回憶未婚妻死在自己懷中的場景。
擁有強大的魔法能力卻救不了自己最愛的人,
小山田每回施法術時便不自覺露出悲傷的表情,而他也一直自責因而拒絕自己幸福的可能:我救不了多嘉子……魔法拯救不了人命,那麼為什麼我要擁有這種能力?我一直都這麼想著。所以不能為了私心使用魔法,因為會分不清魔法跟人生的分際……」
為了「懲罰」自己,他封閉自己,拒絕再愛人和被愛。

最後一集小夢完成修業的題目就是對自己的指導老師小山田施魔法。
她在經過一路跌跌撞撞後明白了「魔法」雖然救不了人命,但是「想為對方做什麼」這種心意一定會令對方安然離開人世,而活著的人則要帶著對對方的愛,更加堅強地活下去,所以她決定對老師施的魔法就是製造出「另一種未來」:讓小山田跟他的未婚妻多佳子交換命運……
多佳子另組家庭,生活幸福美滿,卻無一刻忘懷小山田,因為她要連他的份一起活下去才是對他的愛的延續……
多嘉子:「那是事故。」
雅美:「但是……」
多嘉子:「現實總是有點苦澀,面對它吧。不要再活得如行屍走肉了。好好享受人生。雅美痛苦我也不好過。」
雅美:「但是,我忘不了,只有你才是我要的。」
多嘉子:「嗯…沒關係了。」
雅美:「為什麼。」
多嘉子:「因為我已經向你傳達了最後的話語。我的時間雖然停止了,卻一直跟你同在。」
其實這是悲劇電影常用的對白,可是由魔法勾勒出來的氛圍加上聲優們精采的聲役,觀眾很自然就被撩撥情感,我看這一幕每每鼻酸落淚!

當試驗合格,修業完成,小夢在車站向小山田老師道別的場景也很令人動容:「老師,我快要哭了!」
雅美用極為溫柔的聲音輕道:「小夢不適合眼淚喔。這裡隨時都歡迎你再來,我會一直等你。」
又是很俗套的分離台詞,但就是這麼簡單平凡的對話,才愈能傳達人跟人之間不言自明的情感。
總之我相當喜歡這部動畫,配色清新、大量薄荷綠跟天空藍營造出沁心涼的透明感;絕美略為傷感的弦樂、感動直達人心的對話……
看膩了言不及義及打打殺殺的動畫,偶爾來劑濁世清流,對身心都有不錯的舒緩效果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lfdice 的頭像
halfdice

Crossing Road

halfd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